•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时装

离开“动批”“大红门”,商户们怎么样了?

时间:2019/4/22 20:14:18  作者:  来源:新华网  查看:2458  评论:0
内容摘要:新华社北京4月22日电题:离开“动批”“大红门”,商户们怎么样了?  新华社记者李嘉瑞  北京的动物园和大红门地区,曾经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服装纺织品批发集散地,从路边地摊逐渐发展成高楼林立的批发市场。  顶峰时期,动物园地区聚集了天和白马、世纪天乐等10多个服装批发市场,最多时聚集...

新华社北京4月22日电 题:离开“动批”“大红门”,商户们怎么样了?

  新华社记者李嘉瑞

  北京的动物园和大红门地区,曾经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服装纺织品批发集散地,从路边地摊逐渐发展成高楼林立的批发市场。

  顶峰时期,动物园地区聚集了天和白马、世纪天乐等10多个服装批发市场,最多时聚集了1.3万家商户、4万余名服装批发经营者,建筑面积达到35万平方米,日均客流量最高可达6万至7万人。大红门地区的服装纺织品批发市场曾达到40多家,建筑面积达到169万平方米,商户达3.3万家,直接从业人员约9.7万人,日均货物吞吐量超过2000吨。

  2014年2月26日,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北京启动了大红门地区和动物园地区服装纺织品批发市场疏解提升工作。如今,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跨越5周年的历史节点,被疏解的商户们怎么样了?

  “开发新客户,这里是一片新天地”

  2017年10月,刁明辉离开了经营多年的“动批”商铺,来到位于天津市西青区的温州国际商贸城。以前在“动批”,他租的档口只有5.5平方米。来到天津,由于租金优惠,他租下了两个30平方米的档口。有了柜台,有了老板椅,刁明辉说自己做了这么多年服装生意,这次才真的像个老板。

  刁明辉是“老北京人”,在“动批”这个五湖四海商户聚集的地方,他显得很独特。相比于其他外地的商户,离开北京让刁明辉更不舍得。不过,他更看重生意的发展。“天津是直辖市,未来的生意也多。”

  “来到天津可以开发新客户,这里是一片新天地。”现在,刁明辉已经和众多天津市区的店铺形成合作关系。相比之下,交通并不是问题。“乘高铁半小时就到北京,开车也方便。”刁明辉说,自己已经在西青区安家,只有周末才回北京。

  “店铺面积大了,该开发新的花色品种了”

  王治超曾在北京大红门地区经营床上用品多年,虽然生意挺好,但一直让他头疼的就是店面太小。“以前只能摆下两张床,只能展示两套床上用品。”王治超说,自家销售的“床上用品四件套”有几十种新潮款式,但无奈都收在柜子里,影响了生意进一步发展。

  疏解提升工作开始后,王治超在河北沧州、河北廊坊永清、天津西青、河北白沟等地反复斟酌,最终选择了落户廊坊永清。在这里,他租下了一座三层的专卖店。第三层作为办公室,一层和二层全都开设店面。现在,店面里能摆下数十张双人床,更多花色的床单、被罩都得到展示。现在,店铺面积大了,王治超觉得该开发一些新的花色品种了。

  “成本低了,订单并没少”

  与王治超的专卖店相隔不远,张新环也把店铺搬到了廊坊永清。虽然经营模式没变,但租金和人力成本等却低了很多。

  张新环承认,在北京“动批”经营10多年,面对各种成本的上涨,搬迁异地重新开张不失为一条新的选择。受益于网络销售,张新环的订单并没减少。每天一早,她的手机就响个不停。她会把最新的服装样式拍照发给全国各地的客户。

  “90后”浙江商人臧雅丹,在2018年初把店铺从北京大红门地区搬到河北沧州。刚来的时候,她很忐忑,担心生意受到影响。但一个冬天她的小店就卖出了13万件衣服,纯利润近400万元。在沧州设计,在沧州生产,成本进一步降低。

  就像刁明辉、王治超、张新环、臧雅丹一样,北京动物园地区和大红门地区的许多商户已经开始在京外扎根落户。拓展了客源,降低了成本,再加上开始借助网络销售,商户们的经营之路正越走越宽。